渔具超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渔具 > 渔具DIY > >>> 渔具之家 钓鱼论坛 点击进入

铩羽——这是一个奇迹!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钓鱼学校  点击:
   
(更多)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菜花黄,钓鱼忙”!一进三月,眼看着气温天天稳定攀升,几兄弟那嘴里,慢慢就念叨上“升钟”了!

是啊,蓄水十六亿立方、蕴藏着无穷惊喜的浩瀚烟波,可是咱四川野钓人心目中的“圣地”、“天堂”啊!

三月四日,春寒料峭,几兄弟实在是忍受不了“升钟湖”的诱惑,一个个四点多钟就翻身下床,集结汇合,胡乱对付两口后,马不停蹄奔袭一百三十公里外的升钟湖尾水——店垭。

这小强!

好的不学,去学冠希!升钟钓鱼,还带相机?

重庆崽儿小付(左一),瞥娃(右一)。

七点多到达目的地。

简单向承包人询问水深、地貌、日出方向后,咱把钓位选择在一废弃提灌站旁。

同车的瞥娃、重庆崽儿分别在我左右50公尺开外打窝下钩。

探底:正前方是“田”,右边是“坡”。抽支溪流竿探底结果:交界处,水深近三米。

这就让人感觉有点~~“哇凉哇凉”的了:太深了!

正常的选择应该是“一米上下的水深”。

不过,老杨心中倒有点别的想法。

不是说“台钓(粉饵)在升钟吃不开”吗?

我试试!

倒不是光脑壳不信那邪,很大成分是兴趣使然,横竖背包里有两只溪流竿,台钓没起色我立马甩盘子转向。

还是那话:人要走运了,指不定哪块云彩有雨呢!要是我遇到个莽东西的话~~咱这配着失手绳的家什,可就比那溪流竿有底气得多哟~~!面前可是“升钟湖”,她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她的“不确定性”!

这,就给人以巨大的想象和期待的空间。

开背包,取竿、装线、找底、调漂……“有条不紊”咱谈不上,该做啥,光脑壳心头还是有数。

毕竟是大水面,这回,咱带上了那只5.4米太平洋*霸鳞竞技竿(长节、鲫竿)。

(此举之英明,充分证明了眼神不济的光脑壳,却有着过人的先见之明——这是后话,且按下不表。)

作为一个从“统钓”出道的野钓手,尽管目前有“移情别恋(台钓)”之嫌,但在老杨骨子里,某些属于“统钓”的东西,仍然根深蒂固!

比如~~在饵料的“状态”上——光脑壳就表现出一种令方家会者瞠目结舌的麻木不仁(这事,咱下一贴再说)。

八点半左右开钓,没多大阵就上鱼,陆续起红尾(蒙古红鲌)数尾:小的四两,大的上斤。

中了!

我的看家本领——“钩鱼大法”!

这个~~看动静有点不小!

得用抄网才震得住邪!

上斤了吧?

又来了?

凶哟!跟老杨玩花样游泳呢!

可我周围的兄弟都在接二连三地上鲫鱼呢!

新来的这崽儿也钓得嬉笑颜开的!

你给老子有相机都嘛!喊啥子“老杨来一张”?

纯粹是“当着和尚骂贼秃,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搭理咱!没上鲫鱼,咱郁闷着呢!

看嘛,看嘛!居然还在用抄网?!

多大的鲫鱼才会用那家什?

算了,这问题会把人想得牙齿酸!

作为一名于台钓路上蹒跚学步的菜鸟级钓手,起初,咱实在是低估了“升钟湖原住民”的野性——起始用线居然是“主1.0,子0.4”!

于是……

十点半,逮一顿口,手上还没完全掂出重量就把线切了!

这下有点醒过神来了:这是“升钟”啊!我居然还在用对付青龙湖那一两上下的小鲫鱼的线组?

那就换呗!用0.6号的。

(人葛大爷不是教导我们“步子迈大了,就会扯着蛋”么?这话闹腾得,咱用线可不敢“迈大步”)。

而后,咱继续冲着红尾使“钩鱼大法”!

(你妹!换个头型成不成啊?)

最可恨的是小强,隔着水面扔过来一声喊:“老杨!你今天只有钓红尾的命”!

作为一个“资深鲫鱼控”,老杨忍不住仰天长叹:“我招谁惹谁了”?

谁知道下午一点半,再次顿口,再次中鱼!

较劲不到半分钟,再次切线!

这就把咱弄得~~有点来脾气了:他二舅奶奶的!这倒还“一而再”了?

于是彻底更换用线:主线——“绝舞”1.5号;子线——“绝舞”0.8号;仍用0.3号新关东无倒刺钩。

作为一个从统钓出道的、“小钩细线”的概念根深蒂固的~~“仿钓手”,哥表示:0.8号是我所能容忍的心理极限。

微风,时吹时停;涟漪,时起时消。咱没事偷着乐:起点风,只要风向跟西边无关,倒还好钓些!

下午两点四十,就在两阵风那一小会间歇中,目光高度关注下那只漂尾,突然向下重重一“顿”!

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光脑壳右手手臂向前一探——“中”!手腕抗住力的同时,左手搭上竿把,双膀一较力,挺顺溜的竞技竿顿时变成了一张弓……

(你妈的——“事不过三”!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

刺鱼的第一瞬间,咱心头那感觉,可真是“沉甸甸的”!

右手作为“主力手”,加力的方向,自然而然是向“右后”。鱼头一拨拉顺溜了,那家伙潜行的方向,自然而然跟着向右……

伴随着加力的同时,竿身极度弯曲——咱知道遇到“BOSS”了!手上小心翼翼伺候着的同时,思维高速运转:这“感觉”~~陌生着呢!

什么头型?

(只有判断出鱼的种类后,才能较为准确地预见“接下来它可能有什么动作”,从而在心理上有所准备。)

前一分把钟吧,水上水下似乎都设定了个“周旋”的心态,谁都不太急——耗着呗!咱俩,谁跟谁呀……!

倒是瞥娃发觉“异样”后,一边靠拢,一边问了句:“好大?是啥鱼”?

没现水,可不敢乱说!没准人告我“侵犯名誉权”呢!咱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倒是冲他喊了句:“来帮我照相”!

咱冤啊!咱在网络上发过数千张图片了,自己上鱼是啥模样,还真不知道!“这个,真的可以有”!

不好意思一个先——好象是咱率先有点按捺不住,加了加力,打算把它拖现水面看看:你~~哪单位的?

凭手上感觉,咱以为是个大点的红尾(蒙古红鲌),可眼瞅着那白白扁扁的身子骨在水下一翻,没看见那标志性的“红尾”时,喜悦之情一落千丈:“你妹!闹半天是个花白鲢”!

这可是“禁钓鱼种”!

所以当瞥娃重复他刚才的问题时,咱回答了句:“好象挂到个花白鲢,四五斤吧……快点给我照几张图片……”

瞥娃一听,一边掏手机,一边嘀咕:“花白鲢~~劲有点大哟!”

娃是个聪明的娃——他说对了!

那“花白鲢”不是现了现水吗?人家那视力,可不像咱!人不乐意咧!于是就可着劲窜!左一窜,右一窜,闹腾得咱那竿,摧眉折腰的,可不阳刚!

害得咱这没钓过花白鲢的人,心里直犯嘀咕:“花白鲢~~有这么劲大么”?

不仅劲大,人练短跑的,速度快!速度乘质量是神马来着?且算是“冲劲”罢!老鼻子咧!拉得咱那线呜啊呜的——“北风那个吹”哩!

好在咱钓位优越,水域开阔且没什么障碍物——且由着你撒野!

好几次把竿梢拉得贴近水面!好几次咱差那么一丁点就丢竿放失手绳了!

咱不就抱着个“不计较得失”的心吗?咱不就念你“根正苗红出生好,钓上来还放回去”吗?咱不就指着“干脆切了咱子线免得咱费神”吗?哼!“花花”,名儿满好听的,咱可不喜欢你那身味儿!

实话说:起初,咱心里并不是很在乎这鱼——承包堰,花白鲢属于唯一的“禁钓鱼种”,跑了~~也就跑了。

没准人家老板正在对面家门前观战呢!

我心里倒很有一阵纠结于“万一要是拿起来了……要不要给他瞒了”之类的问题。

您还别说!这心态一放松,情绪一冷静,咱那技术动作,还真没走样!

冷静,咱真是冷静!咱一直瞟着竿稍与水面的距离,冷静得知道抽空换了一下手。冷静得心里早就准备了预案:竿稍一入水,立马松手!

咱犯不着拿已经绝版的竿,跟你个“花白鲢”冒险较劲。

咱冷水煮青蛙,慢慢耗呗!

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六、七分钟左右,它没啥事,咱~~咱不是“文弱之人”嘛,手无缚鸡之力,累得双臂像灌了醋似的,只好把竿架在倒肘上歇歇力。

没想到被重庆崽儿看到这情形,这小子忍不住哑然失笑。当时的情形,连这个第一次来升钟,估计也是第一次看见钓大鱼的人,都看出“一时半会儿起不来”,所以他掏出烟来发。

于是这俩小子衔着烟,一边说笑,一边欣赏老杨在水深火热中挣扎!

看得居然忘了“点上”。

想清闲?没门!“相机取去,多照点……”

一瞬间,那家伙第二次现水,咱这才看清楚——是个翘壳(翘嘴鲌)。

对于大小,咱不得不非常艰难地出个的判断:“四五斤”。

当时咱不没钓过5斤以上的鱼吗?

这下就把咱整得有点忐忑了,那啥患得患失的心,也就滋生了。竿身又细,顾着“全竿均匀受力”,以至于主力手不敢握得太上面,好几次真有点拉不住竿了……

好在一咬牙,一发力……欧~~!耶~!回头了!

多给力的画面啊~~~

可惜多个打酱油的!

第三次现水,瞥娃这才看清鱼。

这下这小帅哥一嗓子闹了起来:“天呢~~~!老杨,好大个翘壳哟!恐怕不了四五斤哟!”

说实话,确定是翘壳后,我脑子有点懵,注意力一直在双膀上,没空修正在大小上的判断。

这张图片,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我特别吃力”,和“为什么没切线”的原因。

咱从没用手竿(溪流竿、台钓竿)钓到超过五斤的鱼,咱甚至没见过五斤以上的鱼,飘在水面是啥样子?所以尽管瞥娃大呼小叫,咱心里仍然没什么“概念”。

8、9分钟后吧,水下那大家伙有点萎了,慢慢被咱带到了水面。不过仍然不太老实,有一下没一下的,还在窜!

这让隔着水面另一个兄弟小强看见了,跟着就扯起嗓子喊起来:“往后退!往后退……”

于是咱后退,瞥娃前突,抄网一攥,大刑伺候!待鱼一靠边,抄网入水,鱼找网,温柔兜住,抄把倒立,提起离岸远远的……

当此时,咱那感觉嘛……

没感觉!

这个真没有!自打咱看清是“翘壳”后,一直有点懵:咱钓的粉饵呢!这家伙弱智?看不出状态尝不出味儿?

摘钩时才发觉:我日!“钩鱼大法”!一钩下巴,一钩背鳍,两条子线巧妙分摊了冲劲——哟!敢情这家伙跟瞥娃一样,也是一“打酱油”的?

几乎在这时,在双手一比划出去,亲手感受到鱼的长度后,我才醒悟过来:天!好大个鱼哟!

有点没反应过来的是:我是咋个钓上来的?

“老杨来一张”!

再来张!

再再来一张!

来不起了……

精神一松,真的有点提不起了。

擦擦手,我给他们来两张!

(这龟儿翘壳心态不好,趁机一口把老子帽檐咬了!)

事后称重:8.1斤。

在升钟湖,作为水面系顶级掠食者,比这大的翘嘴鲌并不罕见。

但是,以台钓方式(粉饵)、以一支5.4米、无轮、偏软的鲫竿、且独立操控、甚至没放失手绳……

还有:八斤一两的翘壳、0.8号的子线……

最难得的,是那两台器材现场抓拍的组图!

综上所述,我认为……

“这是一个奇迹”!

——完!谢谢赏光!

钓鱼学校 www.diao-yu.net

更多>>


图文资讯

  • [渔具DIY]自制铝合金钓台
  • 閉門造"波" 自制阿波漂方法
  • 自制鱼钩脱钩器
  • 自制新式挂玉米粒的钩组(专钓大鱼)
  • [自制浮漂]芦苇浮漂的自制过程
  • 如何使用海竿起竿架及自制过程
  • 台钓五步调漂(附图)
  • [自制浮漂]孔雀羽浮漂的制作
  • 自制水泥钓坠(铅坠代用品)

渔具导航

渔具厂商渔具DIY渔具保养渔具配件钓具选择与使用各地渔具店钓具介绍渔具展会渔具超市渔具招商
广告&联系 - 渔具之家 - 饵料网 -钓鱼啦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钓鱼学校QQ群号:11762976(1号群)13441390(2号群)192315636(3号群)210706848(4号群-新)
Copyright © 2011-2016 www.diao-yu.net 钓鱼学校 版权所有 - 钓鱼网